怪俠一支梅同人-失手的三娘

ㄚuщàngshe,me 失手的三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八色 本章:ㄚuщàngshe,me 失手的三娘

    三娘聽從離歌笑的吩咐隻身來到嚴家看府中的情況,確認過嚴嵩的傷勢為真

    之後,轉往內院前進,她想起離歌笑的吩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嚴嵩受傷為真,那他就可以放下不理。」

    「不理」

    「你要找的人就在後院深處,接下來你要極其謹慎,要不然在見到他之前,

    你就已經喪命了。」

    「他是誰」

    「嚴嵩的兒子,嚴世蕃。」

    她仔細避開設置的陷阱飛上屋頂,果然如離歌笑说的一樣防衛森嚴,三娘往ㄚuщangshe。me

    四下巡視,終於在內院深處看見一個燈火搖曳的房間,她施展輕功跨過重重的守

    衛來到那房間上方,輕巧的撬開磚瓦,一名男子正在書房中看書。

    獨眼的男子手中捧著書,氣定神閒的看著,外表充滿邪氣,身上穿著相當高

    級的衣服,看外表氣度,三娘心想,這八成就是離歌笑说的嚴世蕃了。

    風吹過燭火讓影子微微晃了一下,嚴世藩的眼神一動,嘴角上揚,緊接著他

    收起書籍,雙手開始比畫,一團青色的鬼火瞬間浮現在兩手之間。

    三娘見狀心一驚,莫非這人真會妖法不成她仔細凝望他手中的鬼火,只見

    那鬼火不停的跳動,嚴世蕃嘴裡念念有詞,就像是在和鬼火對話一樣,過了良久,

    嚴世蕃從旁取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的瞬間一股妖異的眩光充斥在屋子當中,他將

    鬼火慢慢的縮小,然後放入盒內。

    「難道是什麼寶物」三娘尋思。

    嚴世蕃將盒子關上,打開牆上的掛軸,仔細的放入藏在後面的小空間,然後

    便轉身離開房間。見他逐漸遠離後,三娘從屋頂跳了下來,迅速潛進去。

    她小心的檢查有沒有機關,確認沒有後拿下面罩。

    「算你運氣不好,讓我看到你的寶物放在哪。」三娘暗自笑道,原本離歌笑

    的吩咐是要她看完情況後馬上回去,但身為前竊賊的她看到寶物,自然不會放過,

    況且這東西或許就是解開鬼火秘密的關鍵,相信自己這判斷正確。

    三娘翻開掛軸,後面果然有一個小空間,裡面就放著剛剛看到的小盒子,她

    將盒子取出放到桌上打開,裡面的東西讓她嚇了一大跳。

    一個晶瑩剔透的水晶球鑲在檀香作的擺飾中,裡頭閃爍著青色的光輝,彷彿

    就是剛剛看到的鬼火,剛才在屋頂上沒發覺,但打開瞬間水晶球的異光和香氣充

    斥在房間裡頭,似乎就像生物被喚醒似的。三娘看的眼都直了,她這輩子瞧過不

    少珍奇異寶,但這麼神奇的寶物卻也是第一次看到。水晶球不停的閃著光輝,裡

    頭的青色火焰就像一個人一樣不斷跳動,三娘彷彿還能聽到水晶球在對她说話,

    她忍不住越來越靠近它,想聽清楚它在说什麼。

    水晶球內的火焰不斷的變換姿態,像是在訴说裡面的情感,三娘有時能夠感

    受到喜悅,但一下子過後又感受到悲傷,不斷變換的火焰將三娘的情緒也一起帶

    著跳動,她的意識彷彿和水晶球產生共鳴了。

    「有趣嗎」水晶球問道。

    「很有趣。」三娘直覺回答。

    「這裡面顯示的就是你的靈,你的魂。」

    「我的靈我的魂」

    「對,所以現在聽到的是你自己內心的想法。」

    「我自己內心的想法。」

    「你當然不會違背自己內心對吧。」

    「對,我不會違背自己內心。」

    「那麼你要記住,深深的記住。」

    「我會記住,深深的記住。」

    「也不可以隱瞞,問什麼就要回答什麼。」

    「不能隱瞞」

    不知何時出現的嚴世蕃臉上充滿了獵人抓到獵物的笑容,其實他從一開始就

    發現三娘的蹤跡,鬼火事件過後,從日子推算一支梅這群瘟神也該行動了,根據

    應無求的報告,裡面有個女竊賊善於飛簷走壁,於是他設下陷阱,果然順利逮到。

    盒子裡面放的是西域異石和沉香,具有能夠軟化他人心智的功能,對女人尤

    其有用,異石裡面的水晶經過折射會產生不同的光芒,有名高人將它鑲在西域沉

    香當中,配合外面光的角度能產生類似催眠的效果,而三娘在沒察覺到的情況下

    便中了這東西的迷惑。

    「你是誰誰叫你來的,來這做什麼」

    「我是一支梅的燕三娘,離歌笑叫我來偵察情況。」

    和我想的一樣,那群人行動了。

    「那麼你觀察到什麼」

    「嚴嵩受傷是真的,後院的男人會妖術。」

    是嗎原來如此,看來只知道這樣。

    接下來他仔細盤問三娘,三娘在迷惑之下將一支梅的所有打算全盤托出,嚴

    世蕃摸摸下巴,他大概知道要怎對付離歌笑了。

    不過在此之前,嘿嘿

    看著三娘姣好的身軀,嚴世蕃淫心大動,除了唸書之外他另一個嗜好便是玩

    女人,眼前有一個難得的美女當然不會放過,他在她耳邊繼續下達命令,然後讓

    三娘陷入沉睡,隨後打開暗門,把人帶到地下室裡去。

    三娘只覺得四周有眾多鬼火在搖曳,但此刻的她無法思考,只能跟著火光微

    微擺動身軀。她站在地下室門口,四周牆上點燃了許多番邦燭火,每一個都散發

    不同的光芒和香味。此時眼前有個男人往她走來,她依稀記得這男人好像在哪邊

    看過,但卻沒有辦法思考下去,男人取下左眼的眼罩,眼睛露出詭異的紫光,遠

    比四周的燭火還強烈,三娘不自覺得緊盯著這紫光,男人慢慢的動手替她寬衣解

    帶,但她只是任由他動作,終於最後一件內衣也被褪下,此時三娘全裸,男人將

    她往內一堆,她無力的躺到房間中間的床上,床的四周放滿蠟燭,搖曳的火光如

    同之前看到的鬼火繼續迷炫她的神智,充斥的香味讓她覺得十分舒服,但燭火的

    照射使她的身體開始躁熱起來。

    男人也脫得一乾二淨爬上了床。

                「你是誰」

    「我是誰」三娘只覺的腦袋一片空白,傻傻的釘著天花板。

    「我是誰」

    「你是誰」

    「我就是你的內心。」

    「我的內心」

    「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好香,好舒服,有點癢。」

    「這樣舒服嗎」嚴世蕃輕輕的摸了三娘的下體。

    「舒服。」

    「喜歡嗎」

    「喜歡。」三娘答到,配上四周燃燒的秘藥,情慾已經被挑起。

    「那接下來你不需要思考,只要順從你覺得最快樂事情就好。」

    「最快樂的事」

    「對,順從慾望。」嚴世蕃手指慢慢的深入三娘的下體逗弄,這讓三娘覺得

    越來越舒服。

    「順從慾望。」她吃吃的笑著,越來越不想思考。

    「接下來你將不會反抗,只會順從自己慾望,記住了。」

    「記住了。」

    嚴世蕃見前戲已經準備好,接下來只要讓眼前這女人嚐到極樂便行,他從另

    一個精緻的小盒子裡拿出兩顆藥丸,一顆餵三娘吞下,一個自己吞下。

    「今晚要好好玩你」

    嚴世蕃輕輕的吻上三娘的酥胸,手不斷的逗弄乳頭,接著舌頭慢慢的往上舔,

    手也慢慢的往下移,失去思考的三娘順著本能呻吟,不斷的挺起胸部迎合他的愛

    撫,男人繼續往上舔,濕潤的感覺滑過她的脖子和臉頰,但完全澆不息身體的火

    熱,想要抓住什麼的小手被扣住,帶往男人的肉棒。

    「讓它舒服舒服。」聽到命令,但未經人事的三娘卻不曉得怎麼做,只好笨

    拙的不斷抓住然後鬆開,這種生澀感比起充滿經驗的妓女更能刺激嚴世蕃,讓他

    發出滿意的嘆息聲。他放棄品嚐三娘身上的味道,轉而略奪她的唇,第一次被男

    人深吻的三娘只能被他的舌頭帶著走,但她學得很快,只要嚴世蕃怎做她也就跟

    著做,漸漸的三娘也學會在嘴裡彼此交纏,上面交纏在一起,底下兩人則是互相

    玩弄著對方的性器,情慾也越升越高。

    玩了一陣子滿足後,嚴世蕃感覺體內的藥力差不多要開始發揮了,他放開三

    娘,將她的兩腳打開,然後低下頭在她耳邊说了幾句,肉棒不斷的在她的蜜穴口

    來回摩擦。

    「好癢,好空虛。」三娘眼神迷離呻吟,雖然覺得身體一團火在燒,但卻不

    知道怎開口要求。

    「接下來好戲要上場了。」男人淫邪的笑了笑,將肉棒對準,狠狠的插進去。

    「阿」一股痛徹心扉的撕裂感讓三娘哀嚎,同時腦袋瞬間一片清明,嚴

    世蕃刻意要在她清醒的時候玩弄她。

    「我怎你你你」回憶起所有經過的三娘此時內心一片憤怒和哀羞,

    眼前的男人邪邪的一笑,腰又用力挺了進去。

    「不要」三娘哀叫,雙手用力抵抗,但是腰卻迎合的挺了上去。

    「嘴上不要腳卻夾得很緊阿。」嚴世蕃取笑她。

    「沒有,才沒有。」儘管如此说,但三娘發現自己的腰的確不斷的在配合他

    的抽動。

    「说沒有身體倒是很誠實阿。」

    「走開放開我。」三娘無法控制身體的慾火,悲傷的眼淚不斷落下,手不

    斷無力的拍打,但隨著肉棒的每次突入,抵抗就每次少了一分,到後來她的抗議

    聲逐漸轉換成呻吟。

    「阿不要阿不不要這麼用力不要。」三娘的手不再抵抗,兩腳也

    早已用力打開迎合男人的侵犯,雖然理智上知道這樣不行,肉體卻不受她控制的

    做出反應,她不曉得這是由於被深深的暗示和秘藥的緣故,還以為自己的抵抗力

    就是如此微弱。嚴世蕃讓她吃下的是青海邪僧進貢的番邦淫藥九陰丹,配合香氣

    能夠引出女子的性慾,原本是給皇帝用來對付不聽話的處女,再怎麼貞潔的少女

    一但吃了藥被男人破身之後,就會止不住淫慾狂瀉,直到被男人幹到昏厥為止,

    而他自己則是吃下另一個成對的九陽丹,能夠讓男人充滿精氣的玩女人玩整晚,

    而且吃過九陰丹的女子一但被吃過九陽丹的男子在高氵朝時射入子宮過之後,那女

    子就再也無法從別的男人身上獲得真正的高氵朝。

    他就是打定主意要徹底享受眼前這一個美人,因此拿出珍藏的丹藥服用,三

    娘也沒讓他失望,緊實的蜜穴,柔軟的身段,姣好的面孔都值得讓他一玩再玩,

    特別是讓這種強硬的女人臣服於自己更是一大樂事。

    嚴世蕃貪婪的掠奪三娘的嘴唇,此時的三娘體內的藥力已經完全發揮了,她

    的意識逐漸被快感填滿,忘記眼前的男人是一支梅的敵人。

    「哦哦來了來了」三娘的腹部一陣抽動,淫水大量洩了出去,

    澆在男人的肉棒上,男人被這麼一刺激精關一鬆,也在三娘體內深處盡情釋放。

    「阿哈哈爽阿,真是名穴。」嚴世蕃靜靜的享受三娘下面的吸允,由

    於丹藥的關係,儘管射出不少,肉棒依舊挺立,他抱起三娘成搖籃式的姿勢,雖

    然這體位一般女子有點吃力,但對練武的三娘來说卻一點也不是問題,兩人不斷

    的擺動腰身,雖然剛剛才有一次高氵朝,但被藥力引出的性慾讓她不斷的追尋更大

    的快樂,嚴世蕃也樂的不斷玩弄三娘的美乳,時而柔捏,時而擠壓,甚至吸了上

    去,嚴世蕃手一拔,將她頭上的髮釵拔走,秀髮滑落四散,讓三娘顯得更淫媚,

    然後他用力一拉將女人抱進懷裡,三娘的嘴自動貼上去,下體繼續和男人交合,

    這時候的她已經完全是個沉浸於性慾中的女子了,很快的兩人又來到一次高氵朝。

    「要死了,要死了,好爽。」這時候的三娘臉上完全失去的以往的風采,如

    果有旁人在看,可能會以為是哪個青樓的婊子,根本不會想到是江湖有名的俠女。

    「噢」被射入的快感讓三娘一陣尖叫,下體用力咬住想把精液吞進去,身

    體也跟著收縮成一團顫抖,直到男人射完才鬆開。嚴世蕃讓三娘在床上稍作休息,

    隨後把她翻過去,從後面又再次挺入,三娘甩著頭髮,大聲叫喊接受男人的突進,

    這個姿勢會讓男人的肉棒更加深入,她可以感受到體內敏感柔軟的地方漸漸打開。

    「碰到了停太刺激了。」感受到最裡面的那塊即將被注入男人的東西,

    她不斷的大叫,但男人沒有停止,反而更加深入,終於探到最深最隱密的場所,

    男人不客氣的將自己的精華灌灑下去。

    三娘的臉上充滿喜悅和滿足,體內的九陰丸碰到九陽丸男性的精液,從子宮

    內散發無上的快感散布全身,一但嚐過這滋味後其他人再也無法滿足她的慾望,

    三娘這輩子注定變成嚴世蕃的肉奴。

    男人將精液灌入之後把肉棒遞到三娘眼前,粗暴的塞入她口中。

    「好好舔,全部吃下去,等等再讓你快樂快樂。」

    九陰九陽丸交合後藥力暫減,此時的三娘稍微恢復了點神智,原本應該抵抗

    男人的命令,但體內的慾望很快又把她的理智壓了下去,聽到嚴世蕃又將會給自

    己快樂,只是稍微遲疑一下,便遵從內心的渴望追求快感,服從他的話含起肉棒。

    嚴世蕃當然沒有放過這一個細小的變化。

    「咱們的俠女原來和妓女沒兩樣阿,男人滋味很棒吧。」

    三娘哀怨又慚愧的瞪了一眼,眼角多了一絲淚光,她明白男人正在羞辱她,

    但體內燃燒的情慾讓她甘願無視顏面渴求男人的寵幸。男人哈哈大笑,肉棒在三

    娘的服務下一下子就恢復了生氣,於是他抓起三娘又再次插入。管不住身體的淫

    慾,三娘漸漸的也放棄了,她開始放縱自己的渴望,自暴自棄,不斷配合嚴世蕃

    的各種玩法,甚至藉由放縱到性愛中逃避這一事實。而嚴世蕃在姦淫之餘也不斷

    用左眼的異光將三娘的神智改變,三娘的潛意識就這樣把他的命令深刻的刻在腦

    中。兩人如此一直性交到天明,直到三娘完全失去體力昏厥,下面也被幹到紅腫,

    嚴世蕃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她,讓他如此盡興的女人還是第一次碰到,對三娘又多

    了更多性趣,不過大事要緊,先讓眼前的女人先休息然後回去執行他的計畫

    「三娘,你怎麼去這麼久有查到啥嗎」隔了一夜直到下午才看到三娘一

    臉疲憊的回來,離歌笑一群人不禁有點擔心。

    「中間查到了不少東西,所以耽擱了點,沒事。」三娘回答。「那獨眼怪果

    然是主謀之一,而且我還聽到他的計畫,還有他明天正好要去聽戲。」她訴说著

    被交代"記憶中"的場面和嚴世蕃的話,而其中的重大秘密讓大家感到惶恐,這

    讓所有人忽略到三娘怪異的地方。

    「原來他們父子勾結外族要謀反。」

    「現在這麼大事死了人還要出去,肯定和他們會有接觸,明天會是抓到他們

    尾巴最好時機。」離歌笑说道。

    「好,明天我們就是拆了這傢伙的把戲。」其餘兩人完全同意。

    隔天一群人到戲院去跟蹤,但卻沒想到中了埋伏,三個人全都被抓了起來。

    柴胡和賀小梅被壓入大牢,離歌笑則被單獨關了起來。在牢中,正當離歌笑還在

    思考哪個環境走錯時,嚴世蕃帶著兩個僕從來到他的牢房裡,他拉了一張椅子坐

    下,兩個僕從在一旁待命。

    「怎麼樣我的老朋友離歌笑,喜歡我這個見面禮嗎。」

    「看來我是跑不掉了。」他自嘲。「要就針對我一個人,放了其他人吧。」

    「哈哈哈,放心,他們一個都跑不掉。」嚴世蕃大笑。

    「你」

    「對了,想知道是哪時候被發現的嗎告訴你一開始都在我掌控之中。」

    「」

    「看在以往交情份上就讓你死也做個明白鬼吧,不過在這之前。」嚴世蕃打

    了個信號,兩名隨從拿出兩個道具加到離歌笑的頭上,他的嘴被塞入木棍無法说

    話,頭則是被固定在正前方。接著嚴世蕃將兩個隨從打發出去。

    「接下來讓你好好看一場戲,怕你不賞臉只好委屈你了。三娘。」

    離歌笑驚訝的看著三娘從門外走入,但眼神卻冷冰冰,就像個木頭人似的。

    「她已經是我的人了」嚴世蕃笑道,一邊说一邊舔著三娘的臉,手從三娘的

    背後穿過,不停的揉著她的胸部,而三娘卻沒有抵抗,甚至還有一些享受和臉紅。

    「嗚」離歌笑大驚。

    「別激動,我還得先感謝你把這麼一個美人兒給我送上門呢。」

    「不過聽说你還沒動過她真是不識貨阿,我來讓你開開眼界吧。三娘,來

    幫我吹吹寶貝。」他往椅子一坐,示意三娘蹲下。

    「是。」只見三娘熟練的脫下嚴世蕃的褲子然後開始舔起肉棒,還吸的滋滋

    有聲,彷彿就像是在舔一個很美味的食物一樣。

    「這女人真不錯阿,教她一晚而已馬上就學會了。」

    「嗚嗚嗚」

    「沒用的,那天我逮到她之後就把她調教成變我專用的肉奴,只要我说的她

    就會照做。」

    「嗚」離歌笑嘴裡被塞入木棍,只能一直悶哼看著三娘幫眼前的仇人服侍,

    頓時所有的一切突然都明白了。

    「好吃嗎,三娘。」

    「好吃。」

    「真乖,不過這寶貝可是不是給你吃的知道嗎,要放在更好的地方。」嚴世

    蕃摸摸三娘的臉,臉上滿是愛憐。

    「把衣服脫了。」

    「是」三娘接到命令開始寬衣解帶,雪白的胸脯不停的跳動,一下子的工夫

    就全身赤裸了。

    「接下來把我這寶貝放到你體內。」

    「感謝大人。」三娘此時終於露出笑容,就像得到天大的恩賜一樣,她迫不

    及待的跳上嚴世蕃的身上,下體對準她的肉棒吞了進去。

    「歐」三娘一臉陶醉,滿心舒暢,接著腰開始動了起來,嘴裡發出誘人

    的呻吟,離歌笑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一切默默流下眼淚,但三娘對房間裡另一個

    人卻完全當作沒看到。

    「真是名器阿」嚴世蕃讚嘆道。「你知道嗎,我玩過這麼多女人,這小婊子

    的穴可算的上一流了,真不愧是江湖中人,緊實度真的有差。」

    「謝謝大人的讚美阿」

    「這奶子也是尖挺有力,真棒阿」说完一手抓住胸,嘴也湊了上去吸。

    「不要這麼用力,不要停。」三娘不斷叫喊。

    「只是騷了點,但我就喜歡這種野味,嘿嘿。」说完用力的拍了拍三娘的屁

    股,三娘則是更用力的吞吐他的肉棒,嚴世蕃此時把三娘翻轉過來,將兩人

    交合的地方展露在離歌笑眼前。

    「讓你一寶眼福。對了三娘,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嗎」

    「阿是是大人的仇人搞亂朝廷的逆賊。」

    「嗚」離歌笑在心中大聲抗議。

    「對就是他們一群人在搞亂朝廷,要記住了,我抓他們是在救國救民。」

    「大人大人真是忠臣。」

    「你願意聽從我這個忠臣的話嗎」

    「大人一聲令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好乖好乖,來,收下我的寶貝,接好了。」

    嚴世蕃抬起三娘的雙腿用力往上插,隨後陰囊一股一股的射出大量的精液。

    「好熱好棒」三娘爽的翻了白眼,下體用力吞入所有射出的精液。

    「真會吸阿。」嚴世蕃將軟掉的肉棒拔出,不過還是抱著三娘,雙手抓的她

    腫脹的胸部玩弄。

    「看著以前的女人被幹興奮拉,還敢自稱大俠,應該是淫俠吧。」嚴世蕃戲

    謔的看著離歌笑腫脹的下體,他雖然拼命想壓下,但本能的反應終究壓過理性。

    「三娘你看,逆賊就是這麼下賤,你可千萬不要學壞阿。」

    「是的大人。」三娘鄙視的看著眼前的離歌笑。

    「不過我宅心人厚,三娘,去把他褲子脫下讓他透透氣。」

    「遵命。」三娘聽到命令走到離歌笑面前,接著蹲下幫他解開褲子,離歌笑

    拼命的用眼神想喚起三娘的意識,但三娘只回給他像是看下賤事物的表情。

    「三娘,他的東西如何阿。」

    「不過是個髒東西罷了,而且也沒有大人的雄偉。」

    「哈哈哈哈,離歌笑你被嫌棄了。」嚴世蕃捧腹大笑,離歌笑只能痛苦的留

    下眼淚。嚴世蕃起身抓住三娘的臉吻了上去,三娘則像是跟情人熱吻一樣抱住他

    的頭纏綿了起來,不久之後兩人又在離歌笑面前性交。

    「阿大人再給我多一點。」三娘完全放縱到情慾當中,不停扭著腰,離歌

    笑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眼前的三娘好似換了個人格,不斷叫喊各種淫賤的詞語,

    嚴世蕃則不斷變換著各種體位姦淫三娘,有時候還會讓三娘做出十分吃力的動作,

    一邊聽她哀嚎一邊大力的抽插她。離歌笑悲憤交具,但看著眼前的活春宮,本能

    讓他的肉棒發漲,終於在嚴世蕃的一次高氵朝同時,他也射了出來,只是差別在於

    嚴世蕃的精液是灑在燕三娘熱呼呼的子宮中,而他的精液只能滴落在冷冰冰的地

    板上。

    「這肉壺真是舒服阿」嚴世蕃大呼爽快。「三娘你看,這逆賊也射了呢,

    你看你多有魅力。」射完後他將肉棒拔出。

    「恩大人那不過是骯髒低賤的東西。」女人喘著氣,慵懶得瞧了一眼,

    但臉上盡是不屑,緊接著又不斷擺動腰,撐開自己的下體,樣子就像個發情母狗。

    「這東西我也有阿。」

    「不一樣,大人的是珍貴的寶物。」三娘此時馬上換上一個崇拜的臉,逗得

    嚴世蕃又是大笑。

    「既然如此,把寶貝舔乾淨吧。」他將肉棒放到三娘面前晃動

    「好的大人。」三娘又吸了起來,仔細的把上面的淫液和精液吃下肚,眼神

    偷偷往上瞧著嚴世蕃,似乎還想讓他寵愛自己。

    「又想要拉,小婊子。」他拍拍三娘的臉笑道,三娘也笑希希的邊吃肉棒邊

    看著他,就像一對情人在調情一樣。

    「這麼淫蕩,看來要要給你一些處罰才行。」他把三娘推到離歌笑面前。

    「大人阿」嚴世蕃將她屁股抓住,讓她上半身往下彎腰,接著從後面插

    入幹了起來,而離歌笑的肉棒就在三娘的眼前晃動。

    「把他的肉棒服侍一下,也讓他舒服舒服。」

    「是」雖然剛剛對離歌笑多有鄙視,但聽到嚴世蕃的命令她沒有思考,馬上

    就遵守,在她心中嚴世蕃的話是可以超越任何情感和判斷的。離歌笑下體接受三

    娘的口交,但眼前心愛的女人卻被仇人從身後大力的幹著,讓他又是憤怒又是悲

    痛自己,但他無能為力,只能殘忍的接受眼前的一切。

    就在三娘快要來到高氵朝的時候,嚴世蕃突然低下去在她耳邊低語。

    「想起一切吧三娘,但別忘了我的命令。」

    啪的一聲,三娘又瞬間恢復所有的記憶,她連忙吐出嘴裡的肉棒。

    「嗚歌笑不要看阿」瞬間想起這陣子所有事的三娘看著眼前的情

    況精神快要瘋了,身體老實夾著嚴世蕃的肉棒,手和嘴則是不斷的摸著離歌笑的

    肉棒。

    「真是美妙的一刻阿淫亂的一支梅不要停,繼續含阿。」

    「你這卑鄙小人我我」三娘怒罵,但身體卻不斷迎合身後的男人。手也

    持續幫離歌笑打手槍,嘴也不時的吸著他的子孫袋。

    「我是卑鄙小人,你也是個婊子呢,我的肉棒很爽吧,前面是你心愛男人的

    肉棒,我請你吃還不感謝我」

    「不我不是阿用力」三娘说歸说,但臉上滿是春意。

    「離歌笑,你的女人是個婊子阿,一次兩個男人,看她玩得多開心。」

    「不歌笑我不是」三娘急著都快哭了,但身體還是繼續服從情慾。

    「说不是還繼續咬著我的肉棒賞你一點我的寶貝吧。」

    「我才不恩阿阿到了。」感受到嚴世蕃的精液射入,身體又再次回

    憶起丹藥混合的快感,自動產生絕頂的高氵朝,三娘不斷的搖頭,臉和頭髮不停的

    磨擦著離歌笑的肉棒,這刺激讓離歌笑被舔了半天的肉棒不由自主的射了出來,

    射了三娘滿臉,突然來的顏射,配上嚴世蕃從後面的射入,三娘前後都沾滿了精

    液,被羞恥和悲憤相互衝擊,一口氣氣急攻心,三娘就這樣隨著高氵朝昏了過去跌

    在地上。

    「昏過去拉,沒關係,以後還有機會。」嚴世藩大笑,他拍了拍離歌笑的臉。

    「離歌笑阿離歌笑,放心吧,我不會這麼簡單殺了你的,我會讓你天天看到

    你的女人被幹,直到她被我幹大肚子,哈哈哈。我這一眼之仇可不會這麼容易放

    過你的,慢慢享受吧。」

    離歌笑無助落著男兒淚,低落在地上被幹到昏厥的心愛女人頭上。一支梅的

    未來不久後就這樣消失在歷史洪流之中,沒有對手的嚴家父子則繼續在朝中橫行

    無阻,權傾天下。


如果您喜欢,请把《怪俠一支梅同人-失手的三娘》,方便以后阅读怪俠一支梅同人-失手的三娘ㄚuщàngshe,me 失手的三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怪俠一支梅同人-失手的三娘ㄚuщàngshe,me 失手的三娘并对怪俠一支梅同人-失手的三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